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鸟兽虫木自然保育中心

感受自然 分享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子曰:“小子,何莫学夫《诗》?”《诗》可以兴,可以观,可以群,可以怨,迩之事父,远之事君,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。——《论语·阳货》

网易考拉推荐

2010年鸟兽+fresh南岭漫游团之螃蟹日记——南岭那些事儿  

2010-10-24 13:55:36|  分类: 满世界游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前言

刚刚闲的蛋疼的去打打球,冲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,用洗衣机洗完了衣服和鞋子,至于效果,不纠结。我表示一切大功告成。于是坐下来。打打字,写写那些南岭的记忆,那些美丽的风景,那些热情的瑶族,那些星哥神兽,最最重要的是那些一起历练的伙伴,一起度过的那难忘的国庆五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初来咋到

国庆那天,很多的人聚集在五山地铁,而我的手机居然悲剧的开机键坏了,我表示很有压力,很紧张。问了问周围的人,说是10点了。我背着东西在五山 A,B,C 出口之间游走,希望见到蜗牛。

几分钟后,我就淡定了。大部队来了。清一色的男丁,专业的登山包,防潮垫和帐篷。貌似吸引了不少目光的注视。我也傻傻的在那边跟着发呆和套话,听着大家的吹水。

一路无语,在广州火车站汇合了大部队。于是真功夫,于是预见丢了手机比较郁闷的香芋,于是看见了老人团,那些认识的元老们,于是进站,等车,上车。

途中跟一个广州读书的女生吹水,发现原来是高考选的X 科是政治,于是谈论了一下专业的问题,什么物质与意识,什么答题技巧啥啥之类。后来青苔加入了吹水会,蜗牛也被我叫来问问题。一起吹水到了韶关站。

韶关站,包车,下车,星哥家,初见星哥,我发现他跟我姑姑很像,明亮的眼睛,黝黑一点的皮肤,爽朗利索的语气。、吃了那个据说是野生的柚子,感觉酸酸甜甜的,不错。兴许是因为那个吃太多人工的很甜的那些柚子,我的感觉不够甜,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柚子。

煮饭的煮饭,游泳的游泳。我跟着一票男生,在小瀑布那里畅游,玩水,拍浴照,随后下小河,玩漂流,让河水托着自己一路向下,很爽只是石头多了些。

然后是吃饭,饭菜印象很深的是凯哥的手撕包菜,感觉很赞。随后是开会,看星星。

在夜空下,远远有几点灯火,没有光污染,也没有太亮的光。这是个纯粹的乡村的晚上。耳畔是虫鸣鸟叫,河水哗哗的流过。夜的冰凉触动的皮肤,凉意袭人。我没在意等待发现的昆虫。我仰望夜空,没有月亮,夜空中星光闪闪。开始时只是看到几个明亮的超恒星(水爷的说的,很亮的一般都是比太阳大十几倍的恒星死后超恒星,而比太阳大一点的话可能就是白矮星。不是很亮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),我的眼睛渐渐地适应了夜色,习惯了黑暗。我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星星,无论是亮的还是有点昏暗的。我看见了银河,一条无数小小的星星组成的玉带,像是一条白练在夜空中,漂流而过。传说中很久的牛郎织女也一饱眼福了。水爷说是那个等边三角形是牛郎织女还有一个什么星。我表示我忘了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我抬头仰望星空,我居然有股流泪的冲动。兴许是想到了远方的亲人,兴许是想到那个人死后就会变成星星的话,兴许是看到夜空,想到宇宙的浩瀚与自己的渺小。兴许都不是。我静静地看着那夜空,放空了自己,什么也没想,全然的接收着这美妙的夜空,浩淼的宇宙。默默地感受着那股冲动。

夜空下,大地漆黑一片,安详宁静,些许虫鸣鸟叫河水潺潺。几个人,仰望星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木屋

不论晚上谁打的呼噜,也不论我翻来覆去骚扰到水爷。小米大米糯米粥很好吃,虽然是有点稠。燕塘买的包子也不错。吃过之后,上拖拉机。

有点惊讶于小小的拖拉机能不能装下15人外加15人的50升左右的登山包。结果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。听燕塘说之前还做过18人。我表示很强大的拖拉机。

靠坐在拖拉机的外边的挡板上,风吹过,感觉很爽。沿途的风景也挺好。只是坐着有些纠结。脚基本不能动,而且还是脚尖点着下边。但是我表示幸运一点。洞哥大树他们则在拖拉机上坡时要下来,马力不够。越陡的坡下来的人越多。

之后下了拖拉机,走了一段难度不大的大路和小路。就直接到了星哥的小木屋的地盘了。整片的草地,小小山坡随意的洒落着,远处是大山围绕着这块平整的土地。走过颤颤巍巍的两根木头达成的小木桥。随意的躺在草地上 ,被人拍照。我后来听香芋说,我的左手边有两块有机的牛粪,距离10厘米左右。我表示我很庆幸。

 中午吃了面,挺好的。肚子饱了之后,就随随便便的找了一块比较干净的田垄,躺下睡午觉。迷迷糊糊中有虫子咬我手臂,貌似我拿开了它。大概睡了2个钟。就被冷醒了。在700多米的海拔,太阳的温度随着时间渐渐地消减。我起床后傻傻的在小木屋处游走,跟蜜蜂吹水,看到了没睡午觉的洞哥。闲的无聊,和燕塘绕着小木屋一圈,去看看那湖水。水的质量不敢恭维,至于有没有鱼儿。我们刚刚表示怀疑,几只大鱼划过水面的声音突然传来。我们表示很无语。纠结的淤泥,纠结的衣服,纠结而又美丽的小花。那些小花很美丽,只是走过时小花下面是五颜六色的淤泥和死水。

下午有人问我干啥了,我说激情过后,留下了痕迹。

吃饭前,水爷,大树,蜗牛,vine,我还有领路的星哥去洗澡。我们的要求是洗澡,裸是必须的。洗着洗着,vine的会服悲剧了,被牛给叼着吃了。星哥追了也没追到。Vine表示那件绝版的会服很珍贵,好遗憾。我们赶紧快洗,擦身上岸穿衣。等到一切搞定,表示无压力。

晚上吃饭,貌似有点小小的摩擦。星哥关于食物的想法和领队的意思有点出入。搞定之后,不纠结。

我们鸟兽的四人组打算要搞晚上的活动,主要是以夜行为主,不开灯。我们在星哥小木屋外边时候,一头牛凑过来了,我们比较害怕,因为它盯着我们,慢慢的靠近。果断的关手电,果断的不说话,结果那头牛还是凑来了,果断走人。

讨论来讨论去,纠结于现实的各个条件。我们放羊了。只是带着青苔和燕塘还有一个人(难道是vine),一起去围观星哥神兽——牛。摸摸的头,喂它草,它没有反应,只是想卷我们的手进去吃。我们关手电体验摸牛的乐趣。结果我们被牛群围观了。蜗牛貌似提议说要爆牛的菊花,我们表示压力很大,一致反对。

后来又去夜观,结果是鬼哭狼嚎的叫,然后是脱了上衣感受夜,貌似还狗血的摆起了pose

回到了大本营,我混吃了大叔的几杯酒和几块肉,就杀人了。记得vine经典的一句,当法官总算不被杀了。Vine表示压力很大,被杀率太高了,第二轮基本就看大家玩了。我表示同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登船底顶

早上的时候,一群人集体蹲坑,在小山坡上,此时牛群闻风而动,跑来。吓跑了几只牛之后,赶紧解决生理需要。等到那个牛上来啃食时,我表示淡定而无压力。

今天是登山,大家大包小包的整理好之后。标准负重,一路上山。沿途密林,小溪,有机牛粪,不一而足。

在第一个休整点时,风不停地在吹,雾气隆重,露珠密布,看见云在身边略过。分食洞哥月饼之后,我和阿水青苔香芋等人开始了攀爬,同样的景色,同样的负重。我依旧是小心翼翼。因为来之前我的大腿与膝盖交接附近曾经踢球拉伤过,休息了一个月后又去打球又悲剧了。有时大腿是有点抽筋的感觉。心中有点阴影,不敢太快。

在第二个休整点时,阿水,白菜,我三人很猥琐的在一处高地小便。而后白菜,青苔,大树,燕塘,vine和我几人在摆pose,并且脱衣照。我表示能接受。途中,遇到了几拨驴友。有东莞的,有深圳磨坊的,有家人一群的。挺兴奋的。

而后是一直向上爬,途经伤心大草坡时,我回头脚下,云气缭绕,水汽密布,看不清下面。走着走着,看到了那个茅台瓶子的休整第三给点。分享食物,吹吹水。然后一上路。

最后就是一口气上山,在风力较小的下边,卸包,爬山。山顶就是一块比较平坦的草地,一堆石头垒砌成一个石碓,上面插着两面国旗,摆着一张船底顶标志的牌子。我依照老规矩,捡了个石子,堆在了上面。表示我来过了。很惊讶山顶居然还有个单车,山地的,可惜坏了。一路上都没有机会可以骑的路,不知道那些牛人是如何背负着单车向上的。我表示无解和佩服。

山顶风很大,我们快快的下到大本营,跟水爷搭帐篷,放背包。而另一边则在生火烧垃圾,塑料的,我表示压力很大,那些气体有致癌的成分。而后是煮面,我用树枝洗了洗捡到的铁锅,貌似比较干净了。就下锅烧水,围着火堆,大家取暖,只是烟太大,熏着眼睛受不了。第一锅出来后,尝尝鲜。不错。然后出去找柴火,准备第二锅。第二锅比较多,表示不平衡。于是有了第三锅,第四锅。洞哥果然是大佬,最后吃。

吃完之后,差不多是6 点左右,风一直在刮着,很冷。有的在烤火,有的已经入帐了。我跟阿水星哥霞姐在玩13张。开始是星哥一路领先,很有机会裸奔,但是我居然被捉了几次,超过了星哥。很悲剧的脱了上衣,半裸出来。8点钟的山上,水汽湿重,云雾缭绕,风很大,我很冷,围着奔一圈,看见了漫天繁星,引来几个围观的成员之后,赶紧入账。第二盘,本想捉霞姐脱鞋去外面走一圈的。我表示误伤了阿水,阿水悲剧了。最后一盘是喝酒做为惩罚。星哥很假的在玩牌,很假的在装。为了喝酒,直接在放水。本想捉一捉霞姐。没想到,霞姐威武,一统江湖。

晚上大风在吹,还好我的睡袋比较保暖,一夜只听到风声,以及被大风吹到的帐篷内帐奔着脸而来。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山

早上不知道谁在叫看山顶的日出,我蠢蠢欲动,刚刚伸出头,迎来的就是寒风。赶紧套上鞋子,披着睡袋,本着日出而去。

天边红霞一片,往下渐渐地变浅直至蓝色。太阳慢慢的在爬升,云朵也越来越红,霞光也越来越多。火红的太阳露出了半边之后,周围的橘红火红的霞光布满了天边。而后太阳挣脱了云朵,傲立在空中,像个帝王俯瞰着大地。

在短短的几分钟内,我们耳边是大风呼啸而过,寒气逼人。我们这一票人围成一团,睡袋裹着,只为那个日出。我感觉值了。

在大本营草草的吃了一顿过后,拍了照片。(值得一提的是那个帮我们拍照那些人居然是灯塔义工的人,而我的宿友跟我说那些人跟着他一起去过支教。我表示世界有点小)。

下山途中,晴空万里。远处山势起伏,天空湛蓝湛蓝,面对高山峡谷,面对那只飘过的老鹰,我很激动的大吼着。男儿胸怀当如此!途经伤心大草坡时,我滑下一部分,那感觉很爽。而后是下一条比较难走的路,从下往上叫做溯溪,从上往下不知道叫啥。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跟着阿水和凯哥一路快下。路有点陡,我下的比较慢。在有溪水的地方等待了一个多钟头,吃了干粮,表示要下去。随后走水渠,过水洞,走碎石路,我的背包很悲剧的坏了。就是那个支撑点有点问题。这个还不知道该如何跟老哥交代。我表示有压力。

凯哥带路,我们结果多绕了几十分钟。但是为了去上斜村去腐败。一路急行。到达之后,本想找个人家帮忙做饭煮点青菜,大概在20元左右的午饭。他们拒绝了。我们只好去小卖部那边腐败了一只营养快线,之中那个老伯的鹅蛋很贵,5元一个。我表示人不能太黑。

在路边等,我表示有愧疚,返回帮人背包减轻内心的愧疚感。等到大部队到了,出发了,我又听说了老人团中猴子与粽子失去联系的事情。我表示担忧,老哥也打电话来问星哥知不知道这事情。在路上一直有点纠结。

上拖拉机,被凉风吹很冷。而后回到星哥家,河边裸泳。水比较冷。

而后在等饭途中,跟那位大叔有见面了,混了口酒喝和吃了点鱼肉。然后被凯哥带着去了卖茶叶的家里。喝了茶,不错,喝了那个泡了野峰的白酒,表示已经有点醉了。回到星哥家里开饭时,大吃特吃。跟着阿水在吹水,不知道自己已经醉了,谈天说地,话很多。最后和燕塘清盘。

关于那个联系不上的那件事情,我表示服从指挥。对于那个国王天使,我表示有点神奇。之前开玩笑说过我不想请人吃大餐,没想到居然是凯哥和小陈,如此遥远的地方。后来居然才知道我们都是华农的。我表示神奇。

喝醉了,说了些醉话。我表示有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返回

早上我们直接走人,对于粽子和猴子,我们只能是祈祷。然后就是坐公交,吃饭,火车,在小东北腐败。那里的饭菜真好,价格不贵。我表示很幸福。

顺便说一下,在群里听野人说。猴子和粽子路遇一队人马下山,跟着那些人,而那些人带足了整整7天的食物。居然还有一只活鸡,那只活鸡上了船底顶,又下了船底顶,成为了第一只毕业的广州野鸡。

大家都好,一切都好。这是南岭之行的最大的收获。

认识了大家,认识一群可爱霸气的伙伴们。我表示很幸福。就这么多吧!

    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螃蟹   2010-10-7凌晨2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