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鸟兽虫木自然保育中心

感受自然 分享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子曰:“小子,何莫学夫《诗》?”《诗》可以兴,可以观,可以群,可以怨,迩之事父,远之事君,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。——《论语·阳货》

网易考拉推荐

植物园窃花记  

2009-03-04 17:52:36|  分类: 满世界游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戊子年辛酉月己巳日午未相交时刻,突感人生了无意义,世事令人生厌,想起那些历历在目的心碎和悲伤,不禁老泪纵横。

从那塞满了熙攘的盒子中爬出来,却感学校之大,竟无我容身之地,绕校园做了一圈曲线运动,终于下定决心出去透透气,遂来到充满冷气的地铁站。坐在座椅上,看着列车一列列开过,人群下下上上,突觉老子在吾旁对吾说:“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”。吾顿悟,欲拜老子为师,带吾削发为尼,窃以为凭吾之IQ and EQ,成为一代知名道姑也不无可能,却惊觉老子已消失在熙攘的地铁中,看来是地铁中有点冷的缘故。吾之南柯梦醒来,跳上一列车(省略····字)来到了华南植物园。

(省略···字)

闲庭信步在在植物园,看到远处标示牌隐约有某“龙血”字样,不禁对那颗平凡无奇的小树肃然起敬,想过去瞻仰一下尊荣。突然!看到脚下有一大片的貌似含羞草的东东,吾大喜。带着采花大盗的神情小小调戏了她一下,她果然如我所愿害羞的低下头、红了脸,嘿嘿,你早该就知道吾非怜香惜玉之辈。于是吾拿出各种招式比如用手指头轻轻地弹、拔一支草用草来抚摸、拼命对她吹气、用手中撑开的伞慢慢扫过,最后还要照顾那些躲在深闺的大家闺秀,把手伸到其闺房捣乱,终于,吾费劲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摆平了最后一个顽固分子。吾站起来大笑三声:“哈···哈···哈···”扫视吾之成果,赫然发现,竟然有几只顽固分子竟然不怕死的又露出了她们的脸。吾大怒,这分明是不给面子,于是用吾之神威把她们给镇压下去了,刚站起来准备重新笑三声:“哈······”又发现了顽固分子···再经过一局混战之后,吾筋疲力尽的坐在草地上(也不管穿着非常淑女的白色裙子),看到白居易翩翩朝我走来,掩面笑道:“小学没学好吧?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”又看到《冰河世纪2》中老虎对席德说:“如果有人问起来,就说他们有五十只,还是···响尾蛇!”

我讪讪的狼狈离开了,一心想着吾之采花事业:没有工具,甚至连塑料袋等装的东东也灭有,那岂不是便宜了她们?有花不采以后说出去我颜面何存?吾踱步至荒无人烟的凉亭上,凉亭曲径通幽,掩映在竹林和树木中。我坐在凉亭的地板上,这里是绝佳的好地方,荒无人烟,被人弃尸估计都得很久后才会发现。再忍受了蚊子骚扰一个多小时后(这里野生的蚊子貌似比生活在钢筋水泥中家养的蚊子有味道多了),突然想到,这里不是所谓新石器遗址吗?我就不信凭我的灵巧纤纤玉手,还搞不定那几只含羞草。我下了我人生中重要的一个决定:用尽一切手段,把她采回家去。

我再次来到犯罪现场,发现她们正在朝着我奸笑,小样,看我今天怎么搞定你们!翻开包包,只有书,啊!还有一个怡宝的水瓶,我一口气灌完里面的水,竟然被呛到!看来,今天我们誓不两立,采不到你们我就不回去了!

把那水瓶拿过来,想用牙齿把水瓶咬开以适合放花,竟然咬了几次还要咬不开,我觉得这是奇耻大辱,还没遇到过它咬不开的东东呢,于是再接再厉,尽然开了一个约0.1cm的小口,再加上一块小石头,竟然被我撕开了,哈···哈···哈···哈···哈···赫然想道我是采花大盗,低调低调!!被发现不好的啦o(_)o…又找来一支木棍,开始挖掘其深闺,弄得满手泥土,木棍竟然还断掉,于是只好用手挖土了,看起来像是在埋葬最重要的人时的深情。注意注意!!!有人经过!!!我立即放下手中的活计,婀娜多姿的走在那片草地上,假装在欣赏风景,那步伐、那神情、那容貌,分明就是白衣仙女迷恋在绿水青山,浑然不知归路,她与周围的风景融为一体,变成一道亮丽的风景。那人终于走过了,一切恢复原状,我又趴到地上,手脚并用的恢复我的采花大盗身份。终于,两株含羞草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来到我的身边。一瞬间甚至我觉得,她在等我去采她,等了很久很久很久,搞不好是为了我而生的。哈···哈···哈···哈···

带着我的daring,我胜利而归!经过游人和工作人员时,我一副做贼心虚却又装作什么都没做的样子,我甚至都想好了,要是被发现时我该怎么办?首先当然是求情:(深情的眼光,诚实的表情,加上恭敬地言语)我喜欢含羞草,但是广州其他地方都没有,甚至曾经从潮州千里迢迢带回来过,但是没活,我就采了小小两只,那里有很大一片的。不行就讲理:那里没有标示,说明不是特意种过去;并且,没有警示不可以踩栽;而且,我采的数量很少,对那里根本不会有影响;甚至你都没可能找到那个地方证明我采了。再不行就给钱,最多给点钱,买她回去,不然被她们没收,连钱都没有了。再不行还可以用美人计,这招我可是驾轻就熟。总之,她们我是要定了!

最后我用伞挡着过了门口,一点阻挠都没遇到,虽然有点小失落,但是我还是差点雀跃着跳起来了,哈···哈···哈···哈···采花成功!

回来的路上,额的回头率异常的高,都看着我手里拿的乱七八糟的东西,穿的挺斯文秀气加仙女的,手上却满是泥土,那可怜的怡宝瓶,已不成瓶形。那两株可爱的含羞草,因为初次离家,如当初昭君远嫁匈奴般,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。”垂头丧气,耷拉着脸没精打采,搞得像我虐待了她一样。我乐滋滋的想,我对她的爱坚贞不移,甚至幻想着有人要想抢走她,我像董存瑞炸碉堡般坚毅的对那人说:“劫财的话,钱包给你;劫色的话,让我把她安顿好后给你劫;唯独劫她不可以,她是我捡到的,我有义务把她交给警察叔叔!”

为了补偿我犯下的小小的错误,于是我很友善的对待我看到的每个人,不再对他们板着脸,好像他们每个人欠我两块钱老不还一样(虽然真的有人欠我两块钱都一个星期了还不还!!!!!!)。在我前脚踏进宿舍的瞬间,一声雷鸣告诉我。雷公公原谅我了,不跟我小女子计较这些了,我看着手中的含羞草,露出了纯洁无瑕灿烂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,哈···哈···哈···哈··哈···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靖子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